地  址:汕头市澄海区同益         路与阜安路交界
电  话:0754-85898666
        0754-85831222        
传  真:0754-85831008
内容标题
文章摘自《日本我误解你了吗》
  作者:苏言 唐静松   出版社:江苏人民版社 
  本书简介:可能,中日难免一战——中国人民想和日本人民谈谈为什么日本不认错?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之间需要一次毫不保留的对话。每隔几年,中日敌对情绪总要有一次几乎打致临界点的时候,2010年是中国船长被捕事件。多年以……[连载内容]

日本右翼团体女性纹身祭奠鬼子

  说完了人,接下来要说点事。这件事并非历史故事,而是发生在当下,就在“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后不久。

  2010年9月29日是中日邦交纪念日。1972年的这一天,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排除了国内种种干扰,进行了来华访问建交的破冰之旅,与中国达成了中日联合声明,实现了中日邦交的正常化。

  38年后,也是这一天,也就是发生钓鱼岛撞船事件17天后的下午3点左右,一辆中国游客乘坐的旅游大巴在福冈市中央区的福冈市议所门前的路上,被日本右翼分子的十几辆宣传车包围住了。这些右翼分子对中国游客乘坐的大巴进行了踢打,并谩骂中国游客。这个过程僵持了20分钟,最后日本警方及时赶到现场,旅游大巴安全地离开。

  这个旅行团一共是1300人,其中一半以上是中国游客。福冈市警方称,正因为这一天是中日邦交正常化的38周年纪念日,所以日本九州各县的右翼团体纠集了50个右翼团体共160人,出动了60台宣传车。这些右翼分子在福冈市内集结之后,在四处游荡的过程当中,碰巧遇到了中国游客的大巴,因此发生了上述事件。?趥?趭

  当时,其中一位福州游客倪自德看见一群男子包围着大巴,对车上的日本司机叫嚷,踢打车身,还企图上前拉扯旅游团成员。倪先生冒险拍下了一些视频,第二天下午,返回福州的倪先生拨打了《海峡都市报》的热线,他说回想起来仍然后怕不已。

  那天中午,倪先生所在的旅行团前往福冈市政府楼参观。大巴行驶途中,倪先生警觉地发现大巴后跟着3辆汽车,装扮得跟装甲车一样,车头还插着旗子,倪先生发现车上的男子都身着统一的蓝黑色制服,倪先生示意导游要引起注意,那名中日混血的日籍导游安慰倪先生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倪先生他们到达目的地后,和老伴选择前往市政府楼参观,当他们正观看大厅里播放的电视节目时,突然传出高音喇叭的叫喊声,把他们吓了一跳。倪先生拉着老伴走到门口发现,刚刚遇见的那群男子已经包围大巴,开始踢打车身,倪先生当时便冒着危险举起相机拍摄。

  在大约20分钟的时间里,那群男子高声对大巴车上的日本司机叫嚷,踢打旅游大巴,还有人爬到车底想抽取零件,随后有市政府楼里的工作人员冲出制止。倪先生看到,当时已经有一大半的旅游团成员购物后返回大巴内,几名男子还企图上前拉扯旅游团成员,但被几名工作人员扑过去制止,日本警方赶到后,驱散这群男子,护送旅游大巴离开。

  倪先生和旅行团其他成员交谈得知,除去他们这辆大巴遭到围堵,还有该团的大巴在路上遭到围堵。倪先生表示,这次经历让他以后再也不想去日本了。

  据凤凰卫视2010年10月16日晚间报道:周六下午,名为“加油!日本”的右翼组织,在东京六本木附近的青山公园集会,要求解散菅直人内阁、公开渔船事件的录像带、反对中国占有钓鱼岛。据说此次名为“包围中国大使馆”的行动,由日本保守派人物田母神俊雄和前众议院议员西村真悟等人发起,已通过书面和网络形式号召更多人参与,声称要“表达日本人对钓鱼岛问题的立场”。

  集会上,右翼示威人群分为7个梯队,共约1800人,举着用中、日文写的“中国侵略钓鱼岛”、“保卫领土”标语,拿着大喇叭高喊着“反对中国霸权主义、军国主义”口号,向中国大使馆行进。

  队伍中有不少右翼分子是推着婴儿车、抱着孩子来的。在游行过程中,有两名日本人手持“你们不要对中国人这样”的横幅,打算上前劝说,遭到右翼分子的殴打。下午5时左右,游行人群行进至中国大使馆门前。日本警方在使馆数百米外布置了警戒线,维持秩序。右翼分子叫嚣的“包围中国大使馆”计划落了空,抗议活动从包围改为了眺望。

  不仅如此,据日本东京池袋警察署确认,为了钓鱼岛撞船事件,大约100名日本人在东京池袋地区华人区举行示威游行活动。

  东京中华街促进会理事长胡逸飞说,池袋地区是中国人在日本最为集中的地区,常住人口有1万人,华人商铺超过200个。当得知日本右翼分子要再次骚扰中华街,他给东京中华街促进会会员及商铺发送电子邮件,希望大家心理有准备。

  他说,上次日本右翼分子闹事的借口就是说华人商铺把货品摆到了门外。“把货品摆到门外不合法,但同一地点的日本人商铺同样也这样做,这不过是右翼分子的借口。但我们提醒华人商铺,在游行当天不要给日本右翼分子借口。”

  胡逸飞说,日本右翼势力很小,不是主流。但他们声音很大,媒体往往会注意他们。而且这些人又是不好惹的,如果有媒体批评他们,他们会到媒体单位门口继续闹事。他们背后有某些公司支持,一直以来他们把游行示威当作职业,只有时常出来游行,这样他们才有收入。

  阳光产业株式会社社长顾梓芹告诉记者:“这几天,东京都警视厅机动队、组织犯罪对策科以及池袋警察署不断来人,说是有4个日本团体递交了申请,准备星期天在池袋车站西口首先举行集会,然后游行。游行的路线有一站就是我们阳光城。”

  顾社长说:“警方一方面对我们进行保护性指导,要求我们在那一天把现金等物品收管好,让员工也冷静对待,另一方面表示他们当天也会到现场对我们进行保护。”顾梓芹还介绍说,2009年9月26日,曾经有30多名日本人拿着日本国旗和标语到阳光城来骚扰,高喊“坚决反对民主党的外国人政策”、“支那人滚回去”等口号,在这里闹了整整两个多小时,导致商店无法营业。此外他们还在这里动手动脚,拍女店员肩膀,拉扯她们的衣服,所幸这些举动都被警方及时制止。

  他说:“阳光城位于地铁池袋站出口旁,位置重要,同时商店用中国红装饰比周围更醒目。右翼分子的目标是骚扰池袋地区的中国人,他们自然会把我们当作目标。”顾梓芹说,“警方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是希望我们在周日游行时关门,但我谢绝了警方的建议。”

  顾梓芹解释:“这么多人在我们门口,势必会影响生意。但我跟警方说,我不能因为有人在店门口游行就伤害我们顾客的利益,如果一游行就关门,我们的生意不用做了。因此,我们坚持开门营业。”

  他介绍,上次右翼分子游行让商店损失上百万日元的流水。他们此前买了停业保险,但保险公司却要求当地警方开受害证明,但警方却表示“你们这是政治问题”而没有给证明。周日的游行正赶上日本三连休,应该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因此他们会再次损失上百万日元,而且向警方要证明也有难度,但他们做好准备,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

  他说:“周日那天,我们商店1楼将有9名员工。我跟员工说好,做到骂不还口。他们说的脏话非常难听,但如果我们不予理睬,不给他们借口,我想游行人群不会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的。”他强调说:“周日我一定会在店里应对。”中华街200余商铺均表示冷静迎接“骚扰”。

  骚扰事小,只是我们不由得要问:这么深的偏见和积怨,究竟从何而来?中国人到底做了什么,让某些日本人这么瞧不上眼?

  这样的疑问,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水均益也有。他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去日本,但是据他描述,很多地方让他非常失望:

  1995年10月,水均益乘飞机前往纽约采访联合国成立50周年的纪念活动,途经日本东京成田机场转机。成田机场非常庞大,一个个候机的卫星厅很容易让人眼花缭乱,到了前往纽约的候机厅里,他来到一个环形的问讯处柜台前。柜台里面站了一个头发染成了金黄色的日本女服务员。他将飞机票递过去,用英文问她,飞往纽约的航班几点起飞,在哪个等机口上飞机。?趥?趮

  那位服务员接过机票,看了看嘴里自言自语道:“beijing。”然后,她把机票放在柜台上,一转身走了。水均益想:她大概是自己不熟悉,去问别人了。于是,他又耐心地等待着。大约过了五分钟后,那位服务员回来了,看表情她似乎已经忘了刚才水均益问她的事情,而是接过他身后一位西方人的机票,开始为那位旅客改签机票。水均益有点莫名其妙地问她:对不起,小姐,我刚才问你们的飞机几点起飞,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没有一点声音。那位服务员低头在写着什么,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他的话。水均益又问她:“小姐,我在问你话呢。”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2-2013 汕头粤海酒店